BDC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 攝影 高信宗 (25) (1) BDC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 攝影 高信宗 (25) (1)
20A01105拷貝 20A01105拷貝
20A06678拷貝 20A06678拷貝
A2102550拷貝 A2102550拷貝
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
01
-01

演出活動

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

布拉瑞揚舞團始終只用身體舞、用話語說出大海表面種種,就奇妙地讓人都懂得海平面下的洶湧,這或許得是發自內心、親身經歷的多年體會,以及因此能跳出來當局外人的藝術控制力,才能做到。沒有諄諄教條,卻能啟發思緒,沒有長篇解說,卻能詩般療癒,布拉瑞揚舞團再次展現其最動人的地方。
— 何定照 ARTALKS
創作團隊
編      舞  布拉瑞揚‧帕格勒法
文化顧問  舒米恩
服裝顧問  林秉豪
燈光設計  李建常
影像設計  徐逸君
舞台設計  蘇俊學
吉他創作及演奏  Sakinu 阿輝
 
國家兩廳院 委託製作
「你已經成為你想成為的人了嗎?」這會是一輩子要追尋的課題。 — 布拉瑞揚・帕格勒法

《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》是舞團2015年在台東成立後的第七個作品,繼獲台新藝術獎年度大獎《路吶》之後,第二支部落田調作品。經過五年醞釀,兩年發展,希望將這個作品——以阿美族巴卡路耐(Pakarongay)年齡階級邁入成年的訓練過程為根基——藉由舞者們自身成長的自省,作為創團五年來階段性的里程碑,也獻給在成長過程中需要力量的人。

布拉說《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》

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。2015 年,我回到台東成立布拉瑞揚舞團,在那之前,我的生命裡沒有任何祭典的概念。每到夏天,舞者就來請假,說要回部落參加祭典。我也開始到鄰近部落,像個觀光客,安靜的坐在角落看著。

2015 年,我在阿美族都蘭部落看到一群尚未成年的孩子,他們穿著運動短褲,藍色的上衣,上頭印著「巴卡路耐」(Pakarongay)。只要有人喊:「巴卡路耐!」他們就會跑出來,從事各種勞動,到祭典最累的時候,又有人喊:「巴卡路耐!出來,跳舞,給faki、fayi(阿美族語長輩的意思)看!」我對這群孩子感到好奇,他們到底在做什麼?

我問耆老:「巴卡路耐到底在訓練什麼?」耆老說以前沒有所謂的訓練:「一年365 天,從12 歲到進入年齡階級之前,都叫做巴卡路耐(阿美族語,服務及被使喚的人)。」從2017 年開始,舞者在阿美族馬蘭部落年齡階級學習,2018 年經過都蘭年齡階級管理組織的同意,舞團有兩位舞者進入巴卡路耐四天三夜的訓練,白天上山學習文化技能,放陷阱、認識植物,下午回到海邊,學習海上技能,晚上抓溪蝦、月光螺。一整天的體力活,開始與結束,都有哥哥們牽起手、跳舞唱歌。

2020年4月,《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》預定在國家戲劇院演出,作為舞團成立五年的一個里程,因疫情延至今年。2月,我接到都蘭部落一位級長的電話,說過去五年接受訓練的巴卡路耐要進階長大了,即將命名,我只差這個沒看到。當巴卡路耐的父母親為他們穿上傳統服,跳護衛舞,我淚流滿面,這一切冥冥之中都是被安排的。

舞團的發展就像巴卡路耐,我們一直在探索要成為什麼樣的人。我問舒米恩(阿美族都蘭部落,本次創作的文化顧問),你帶領過這些巴卡路耐,你到底要訓練他們成為什麼樣的人?他沒有答案。也出現了一個很大的提問。

從2019 年開始排練《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》到現在,舞者跑步的里程數應該已經從台東到台北,折返回來了。這個訓練會成為強壯的人嗎?舞團阿美族的舞者一度反抗,不相信這樣的訓練方式,說一定有更適合的。但什麼是更適合的?

作為一位創作者、旁觀者,創團這五年來,常常面對舞者問我:「為什麼要這麼累?我們已經是成人了啊!」我不知道《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》能否回答這個問題。這個作品面臨不同族群文化的難度,也回到孩提時許下志願:「你已經成為你想成為的人了嗎?」這會是一輩子要追尋的課題。分享給大家。

巡演紀錄

2021/4/23-25 淡水雲門劇場
2021/10/16-17 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